合肥長江市場業主依法維權,半月遭三次暴力逼拆”法理何在?

來源:合肥熱線 |編輯:劉曉慶 點擊:
 2018年11月6日,合肥長江批發市場五棟又遭遇第3次暴力逼拆,業主們義憤填膺, 怒問 ”法理何在?”74戶業主依法維權, 集體向法院起訴要求判定“合肥龍崗管委會項目指揮部知法犯法,強行毀路、趕走租客的行為違法,并責令被告立即恢復道路原狀保證通行”,合肥市瑤海區人民法院已經受理立案!(附圖片一、二)

1.png

圖一:合肥市瑤海區人民法院的立案通知書(五棟西邊43名業主集體起訴)

2.png

圖二:瑤海區人民法院立案費發票

第一次暴力逼拆, 2018年10月22日,在正常公示期內、在未事先告知的情況下,合肥龍崗管委會項目指揮部突然調派大型挖掘機強行毀損五棟西邊門面房門前的300米道路,聞訊起來阻止的近百名業主群情激憤,奮力阻止違法逼遷行為,然在政府的各種公權力近逼下,勢單力薄,無果而終,眼望著門前道路被毀,租客要走,業主的心都碎了!詳情見2018年10月24日媒體報道“揚州強拆血案未了,合肥又上演一幕暴力逼拆“一文;

第二次暴力逼拆, 2018年10月29日,合肥龍崗管委會項目指揮部再次目無法紀,在無任何施工許可的情形下濫用權力,強行毀路,更是將規劃拆遷紅線以外的五棟東邊三期門面門前的道路毀損達約200米長,2米寬(不屬征遷范圍),再度嚴重侵害了五棟業主們的合法權益,詳情見2018年10月30日媒體報道“合肥“執法“不畏揚州強拆血案,一周兩次上演暴力逼拆” 一文。(附圖片三、四)

 3.png

圖三:10月22日龍崗開發區管委會布防損毀5棟西邊商鋪門前的路

4.png

圖四:10月29日二次毀壞西邊商鋪門前的路讓店面無法通行

據了解,合肥龍崗管委會項目指揮部的兩次暴力逼拆行為,受侵害五棟業主已經分別于10月23日及26日兩次向合肥市瑤海區人民政府和信訪辦書面反映,并在遭第二次暴力逼拆的次日10月30日上午集體逐級向合肥市人民政府和信訪辦進行了書面反映,市政府信訪辦受理后又讓上訪業主們前往瑤海區信訪辦進行處理,業主們依法維權聘請的律師事務所也于第一次暴力逼拆發生兩日內給合肥市瑤海區人民政府遞交了法律意見書,分別給瑤海區公安分局和交通局寄發了要求查處申請書。令受侵害業主們費解的是在各級政府管轄部門均得知合肥龍崗管委會項目指揮部采取的暴力逼拆,已經嚴重違反了國務院第590號令,但至今無一部門對此事做出處理回應和進行制止,致使半個月內發生三次暴力逼拆的驚人違法事件,不禁令人遐想“難道合肥龍崗管委會項目指揮部總負責人得到了什么“尚方寶劍”,否則敢如此膽大妄為多次濫用職權,違法毀路暴力逼拆,如此肆無忌憚地無視國家的法律法規?!“(附圖片五、六)

 5.png

圖五:10月30日瑤海區信訪局張局長接待第三次來信訪局信訪的業主們

6.png

圖六:遭二次暴力逼拆后,10月30日業主們到合肥市政府信訪局的信訪現場

據悉,在業主們的利益受到嚴重侵害的情況下,近九成業主不同意拆遷部門的征遷決定及補償方案,拆遷辦工作人員工作中態度蠻橫,以政策規定為幌子,無視業主正當合理要求,絲毫不給業主講話的權利,威逼業主簽字。在這種情形下108間門面的業主只得選擇聘請律師,進行集體依法文明維權,因訴訟和維權事務的需要,大家推舉了10位業主代表,依法簽署了授權書。可奇怪的是,這半個月來業主代表們接二連三的受到各種困擾甚至威脅,正常代收代交律師費,被歪曲為非法集資,多次被傳喚去派出所問話,有的業主代表接到老領導電話勸說,有的接到混社會人士的電話讓其趕緊去簽補償協議不要再摻和此事,否則后果自負,有的接到銀行催促提前還貸的通知等等。更有怪事,10月31日與11月1日 ,幫助受侵害業主依法進行維權的國恒律師事務所,竟然連續兩天遭到自稱長江批發市場附近老百姓好幾十人拉橫幅圍攻,以要求修路為名不許他們代理五棟業主的維權案,據查這些人中混有不少拆遷辦的工作人員。由此可見,龍崗管委會征遷項目總指揮真是“領導有方”,竟然縱容屬下不擇手段干擾司法,上演一幕丑陋話劇,依法維權是實現社會和諧的必須,為什么會被百般阻攔,難道這其中有什么利益輸送不成?包括前兩次暴力逼拆現場運用一些社會閑散人員參與,拉扯辱罵恐嚇維權業主,若不是在業主代表們對群情激憤業主的極力阻攔勸導和克制下,雙方激烈的肢體沖突險些釀成類似“揚州強拆血案的慘劇”發生。項目總指揮為了修路,不惜先非法毀路,歪招迭出,手段卑劣,如此政績工程不要也罷!強壓租客搬遷、威逼業主簽字就范,不惜犧牲損害老百姓的正當合法權益!現在是法治社會,黨中央三令五申要求依法治國,業主們紛紛責問難道合肥龍崗管委會項目指揮部冠冕堂皇地打著政府修路的旗號,就可胡作非為地干著違法亂紀的“匪事”而不被問責懲治嗎!?

據維權業主們說“如果補償方案合理而我們不簽協議抗拆,那說明我們不明事理不顧大局。事實是如此低廉的補償價格換誰能夠欣然接受呢!逼拆強拆只有在法院的判決下才具備合法前提,在公示期內強行毀路,趕走租客,顯失法理。首先中國合肥長江批發市場是一個總面積近40萬平方米的現代化特大型綜合批發市場。交通條件優越,區位優勢明顯。經過20余年的發展,現已成為最具綜合商業價值的華東十大成熟市場之一,被征遷的第五棟門面是沿著廣德路正對著地鐵口的最佳位置,門面眼前價值及得利前景良好,并且大多數業主是2000年由長江市場招商從省內外引進各行業的領軍商戶購房入駐,是帶動長江市場文體日化百貨行業繁榮發展的歷史功臣。當時購買哪一套這樣的商鋪都可以買周邊(如玉蘭苑)4套同面積新住宅。可時隔20年的今天竟然被強行要求以不及住房的價格接受“強征”,零公攤的黃金旺鋪,連買一套住宅都不夠,更何談去買回報率更高的同等成熟市場同優勢區位的商鋪呢!”。于情于理,顯失公平。

聽業主們說“我們一直響應號召支持修路,從4月征遷動員會開始我們積極配合支持征遷辦的各項工作進程,交房產證復印件和測量室內面積與附屬物等,直到9月下旬正式宣布部分商鋪補償價格,我們感到極不合理,去商談時拆遷辦的工作人員始終口氣強硬,明確回復在價格上沒有任何一丁點商量余地,這是政策規定的,只有早期同意搬遷的才有200元或300元的獎勵金,逾期不候,業主要求選擇門面置換,卻被告知只能置換到毫無商業利用價值的偏遠位置,若不同意搬遷,明說要趕走租客,先毀路、斷電、斷水,將門面圍成孤島,9月28日正式下發征收決定,令我們所有業主徹底無望,才自發聯合起來共同聘請律師團隊幫助我們主張和維護自身合理合法的權益!74位維權業主中選出10位業主代表,集體簽字授權他們代表大家全權處理維權訴訟中的各項事宜。但征遷辦卻蓄意對業主代表們進行多方施壓,利誘收買74位維權業主中的一兩位暗中簽約,給他們報銷各種費用包括5000元律師費等,并許諾若日后左鄰右舍的價格高于他的簽約價,差價部分將于兩倍給予補償。然而現如今,業主們法制意識強,不畏強權,未被各種障眼法所迷惑和嚇倒,反而更加堅定了大家共同堅持維權的決心。”業主們均認為請律師維權完全是正義之舉,維護的是自己正當合法的權益,理應受到國家法律法規和各級政府的保護!

自 2018年10月9日開始,龍崗管委會項目指揮部不顧左鄰右舍商鋪都在正常經營的情況下,在無嚴密防危防塵安保措施的條件下就下令拆除已簽約房屋(已簽約這些人主要是企事業單位及拆遷辦的“近親屬”,身不由己,到目前為止也只有10來戶簽約(真實性存疑),總共108戶,尚有90余戶未簽補償協議。在與百分之八九十業主未達成協議尚不具備拆除條件的情況下, 拆遷辦擅自拆房毀路,造成相鄰商鋪成為危房,嚴重侵擾了商戶的正常經營秩序和經營環境,使業主和商戶蒙受了巨大直接和間接的經濟損失,其行為嚴重違法!   (附圖片七、八)

7.png

圖七:正對地鐵口5棟東邊商鋪毀路前的景象

8.png

圖八:11月6日 5棟商鋪遭第三次暴力逼拆 路面損毀后的景象

當今乃依法治國,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凡是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都要嚴肅認真對待,凡是損害群眾利益的行為都要堅決糾正”。但是從“合肥長江市場業主依法維權,半月遭三次暴力逼拆”及文中所述受侵害業主均向區、市政府及信訪辦申訴,而龍崗管委會項目指揮部不但沒有及時糾正自己的錯誤違法行為,反而變本加厲,毫無顧忌,公然藐視中央會議精神,置黨紀國法于不顧,視群眾利益為空氣,由此引發筆者對瑤海區人民政府信訪局的辦事效能及區政府的監察機制產生質疑,半月內轄區眼皮底下數次發生如此惡性違法事件,竟持置若罔聞的態度,應視為是區政府的不作為,還是視為對如此違法行為的默許,耐人尋味,發人深省!筆者將拭目以待做進一步的跟蹤報道,對近期全國發生的諸多暴力強拆、暴力逼拆的現象做深入的調查研究,合肥的這個案例尤為突出,我們會從中挖掘出隱藏在這其中與背后值得探討的深層次的社會問題!

標簽:

為您推薦

資訊
扶貧
環保
科教
快報
165彩票 芜湖市 | 辉南县 | 大姚县 | 东山县 | 古丈县 | 济源市 | 闽侯县 | 锦州市 | 辉南县 | 阳高县 | 洛川县 | 仁化县 | 开鲁县 | 左贡县 | 扶余县 | 灵石县 | 大足县 | 长阳 | 南溪县 | 葵青区 | 高雄县 | 新营市 | 杭锦后旗 | 汉阴县 | 江津市 | 桂林市 | 防城港市 | 垣曲县 | 年辖:市辖区 | 信丰县 | 白河县 | 宜春市 | 伊吾县 | 临海市 | 巧家县 | 桃园县 | 多伦县 | 宝清县 | 扶沟县 | 和平县 | 洪江市 | 象山县 | 酉阳 | 凌海市 | 方正县 | 宣化县 | 常德市 | 巩留县 | 调兵山市 | 安图县 | 渝中区 | 柯坪县 | 玛纳斯县 | 绿春县 | 习水县 | 庄浪县 | 静宁县 | 彝良县 | 永新县 | 明溪县 | 道真 | 东光县 | 安岳县 | 分宜县 | 综艺 | 油尖旺区 | 五家渠市 | 同心县 | 乐清市 | 沂南县 | 萨嘎县 | 两当县 | 安多县 | 平乐县 | 成武县 | 长垣县 | 富阳市 | 西乌珠穆沁旗 | 华池县 | 兖州市 | 将乐县 | 剑河县 | 贡山 | 扎鲁特旗 | 东海县 | 六枝特区 | 玉溪市 | 威宁 | 扶沟县 | 阿坝县 | 揭阳市 | 旬阳县 | 红原县 | 郴州市 | 盖州市 | 乌什县 | 禹州市 | 台湾省 | 社旗县 | 南投县 | 太和县 | 临湘市 | 苍溪县 | 乐东 | 射洪县 | 古浪县 | 馆陶县 | 临沭县 | 樟树市 | 鄂托克前旗 | 乌拉特中旗 | 昌黎县 | 玛多县 | 于都县 | 波密县 | 清远市 | 三明市 | 延庆县 | 获嘉县 | 财经 | 大同县 | 天峨县 | 连南 | 临城县 | 梅河口市 | 泰和县 | 招远市 | 南宁市 | 仙桃市 | 黄冈市 | 庐江县 | 洪泽县 | 大化 | 修水县 | 博客 | 九江市 | 和田县 | 兖州市 | 南投县 | 青岛市 | 纳雍县 | 崇礼县 | 邯郸县 | 宝山区 | 武城县 | 寿光市 | 桑植县 | 炎陵县 | 金华市 | 右玉县 | 丁青县 | 邵阳市 | 兴安盟 | 大渡口区 | 永济市 | 壤塘县 | 靖边县 | 临漳县 | 宜丰县 | 绥德县 | 板桥市 | 磴口县 | 卢龙县 | 克拉玛依市 | 昭苏县 | 济源市 | 和龙市 | 邢台市 | 济南市 | 手机 | 云和县 | 新疆 | 房山区 | 海丰县 | 弥渡县 | 襄汾县 | 滕州市 | 那坡县 | 江陵县 | 广水市 | 乾安县 | 东乌 | 蓬安县 | 井研县 | 嵊州市 | 山西省 | 大关县 | 顺昌县 | 湟中县 | 富阳市 | 合川市 | 手机 | 大兴区 | 亳州市 | 新邵县 | 临武县 | 双城市 | 鹤岗市 | 元朗区 | 富平县 | 安阳县 | 江华 | 益阳市 | 阜宁县 | 兰州市 | 山东省 | 车险 | 淳安县 | 远安县 | 阳春市 | 西宁市 | 哈尔滨市 | 犍为县 | 迭部县 | 顺义区 | 印江 | 武穴市 | 衢州市 | 襄汾县 | 科技 | 瑞金市 | 峨边 | 抚顺县 | 沾益县 | 黄石市 | 乌什县 | 永和县 | 淮滨县 | 梧州市 | 天峨县 | 小金县 | 广安市 | 湖南省 | 章丘市 | 余姚市 | 大冶市 | 合肥市 | 左权县 | 九龙坡区 | 沂水县 | 洪洞县 | 揭阳市 | 阳泉市 | 安远县 | 平武县 | 津南区 | 新巴尔虎右旗 | 双峰县 | 江油市 | 当阳市 | 海安县 |